快速搜尋:  媒體

英國女子患罕見病症導致“情緒失明”,一邊承受痛苦一邊感到快樂

據英國《鏡報》報導,來自英國利物浦的薩拉·考夫林(Sarah Coughlin)正在被兩種相互矛盾的疾病折磨,頻繁發作的肌肉痙攣讓她無法自主活動,甚至連呼吸都困難,而另一種罕見的疾病讓她“經常感到快樂”,無法在疾病中分辨自己的痛苦。

英國女子患罕見病症導致“情緒失明”,一邊承受痛苦一邊感到快樂

這位36歲的女性勇敢地向媒體袒露了自己的患病經歷。薩拉在2014年發現自己患有述情障礙症,此前,她的頭部在一次意外的工作事故中受傷,之後一直感到疼痛,醫生給她開了止痛藥,告訴她一周後會感覺好些。但三個月後,她被醫院確診為功能性神經障礙(FND)和肌張力障礙,疼痛仍在繼續,她還出現了類似中風的症狀,痙攣和頸部的經常性顫抖使她一連幾天無法行走。

英國女子患罕見病症導致“情緒失明”,一邊承受痛苦一邊感到快樂

她告訴《利物浦迴聲報》:“有一天晚上,我在躺著的時候抽搐了一下,脖子前傾,堵住了我的氣道,但我抬不起身體來喘氣。”幸運的是,薩拉的朋友走進房間,看到了臉色發青的她,把她抱了起來。當呼吸到第一口空氣時,薩拉哭了。薩拉補充道:“這種情況發生過好幾次,有些日子我能走路,但大多時間我是不能的。我的脖子經常痙攣,病情嚴重的時候會更頻繁。”有一次,她剛一轉過頭來,就發現自己“被鎖在原地”,肌肉張力障礙導致她的脖子被拉向一邊,轉不回正常的位置。

英國女子患罕見病症導致“情緒失明”,一邊承受痛苦一邊感到快樂

薩拉曾是一名教師,現在她被迫離開了工作崗位,因為工作條件讓她難以入睡。她的伴侶——39歲的約翰·惠特克(John Whittaker)現在是她的全職保姆。薩拉差點因為痙攣而窒息,在那之後,約翰晚上就再也沒睡過好覺,整晚照看薩拉。

薩拉說:“在我被診斷出患了FND之後,大夫讓我去看心理醫生,他們說我還患了述情障礙。”這種病看起來像是“情緒失明”一樣,無法識別或口頭描述自己的感受。“這意味著我總是'快樂的'。”薩拉說,身邊的人對她的痛苦感同身受,認為她應該為發生在身上的一切而哭泣,但疾病卻讓她看起來並不在意。

不過,薩拉認為自己不是最慘的,畢竟她還活著。她決定公開發聲,提高人們對述情障礙的認識,並發起了籌集1萬英鎊的運動,來訂做一張可以用遙控器調節的病床,如果有床的話,她就可以用遙控器控制自己的生活,不會在痙攣發作時停止呼吸。

您可能會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