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搜尋:  媒體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被徹底撲滅的澳大利亞東南部森林大火,引發了全世界對生存在那裡的野生動物的關注。據說這場大火奪走了超過5億隻野生動物的生命。在大火中孤立無援的袋鼠;全身被燒黑,跌跌撞撞走向救援人員的考拉……這一幕幕著實讓人揪心。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陸地上的哺乳動物的生存狀況讓人擔憂,然而,水里的動物們的生存狀況同樣不容樂觀,有些物種甚至進入了永久瀕臨滅絕,無法再恢復的狀態。最近澳大利亞發布了被確定的113種受森林火災影響最嚴重的動物物種,其中有61種(佔比54%)是生存在內陸河流裡,或河流周圍的淡水物種,其中包括一些魚類、蛙類、海龜還有鴨嘴獸。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在火災之前,由於長期乾旱和當地對水資源的管理不善,這些動物和生態系統已經在崩潰的邊緣掙扎,火災對於這些動物來說簡直就是雪上加霜。當地的環保組織表示,拯救考拉和其他陸地哺乳動物當然很重要,但淡水物種也應該是火災後環境規劃的優先事項。

毀滅的景象

澳大利亞的優先關注物種名單包括3種海龜、17種青蛙、22種小龍蝦、17種魚類和鴨嘴獸,還有一種高山石蠅。此外,一些依賴於潮濕的溪邊森林棲息地的無脊椎動物也可能受到嚴重的影響,但目前這些動物還未進入名單中。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當火災發生,森林裡的水路邊緣、泥炭濕地和河岸中的動植物物種很可能被高溫燒毀或殺死,例如阿爾卑斯山(澳大利亞也有阿爾卑斯山)和東海岸雨林中的甲殼類動物、蜥蜴、軟體昆蟲和山蛙。燒毀的河岸森林不再能遮住熱辣的陽光,水溫升高,導致蒸發量增加,可能會對倖存的野生動物造成生存壓力。而且植被的喪失也會使動物很容易暴露在捕食者面前。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同時,雨水還會把火災的灰燼衝進了小溪。這些灰燼會阻塞魚的鰓,並帶來推動藻類瘋狂繁殖的營養物質。被沖進水道的沉積物堵住了河床岩石和孔洞之間的空隙,許多物種無法在這裡棲息和繁殖。

火災即使燒毀了整片森林,但陸地上的動物總能找到庇護所,比如岩石的縫隙和動物們打好的地洞。然而,火災卻沒給河裡的動物留下多少生機,灰燼會污染所有河流的下游河道,系統地破壞了水生動物的棲息地,動物們很難找到一片乾淨的水域。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長期的損害

火災對河流環境的破壞性影響可能是長期的。當水生動物種群在特定水域中遭受重創時,它們可能無法從其中恢復過來。因為有些水域沒有跟其他河流連接在一起。一些物種將永遠瀕臨滅絕。

火災過後,生長力超強的桉樹幼林,會比其他樹木所吸收的水要多得多。這可能會導致當地在一個世紀內嚴重缺水。最近的森林大火發生在澳大利亞大部分地區數年的極端乾旱之後。在默里達林盆地,由於水資源管理不善,導致河流乾涸和大量魚類死亡,這些挑戰更加嚴重。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補救措施

火災發生後,當地科學家們救出了一些受到威脅的水生動物(如海龜和魚類)的“保險”種群,並將它們帶到圈養繁殖設施。他們必須確保這些動物有健康的棲息地,以便在釋放時重建可生存的種群。

在短期內,他們必須保護生存和再生的棲息地。澳大利亞的計劃已經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承諾撲殺貓、狐狸等野性捕食者,以及豬、鹿和山羊等放牧動物。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還必須清除在澳大利亞阿爾卑斯山上破壞沼澤棲息地和溪流的野馬。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在中期內,他們還擴大計劃,把牲畜隔離在水路之外,為這些牲畜安排其他飲水點,並重新在河岸種植植被。在有冷水的河流和溪流中,深孔是水生動物的重要庇護所,應該研究如何恢復它們。

他們還計劃清除魚類遷徙的障礙物,如堆積在河流中的雜木,或安裝魚類“梯子”以幫助魚類遷徙。水生動物對水的溫度要求十分敏感,河水未達到適當的溫度,它們不會繁殖,因此為了防止大壩底部釋放過冷的水,他們還需考慮安裝更好的排水結構。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在如此大規模的災難面前,沒有一個物種,一個人能不受其影響。一場這樣的火災燒了半年,但是補救其帶來的損失卻要花上十幾年甚至大半個世紀的時間,這樣的代價是何其沉重。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中,受災最嚴重的113種動物,竟有一半來自河裡

您可能會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