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搜尋:  媒體

燒給往生者的「金童玉女」,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台灣人,在對待“死亡”上,一向是避諱的。

手機號、車牌號、辦喜事兒的日子...都不願選擇帶“4”的。

更別提在葬禮上出現的紙紮了。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被普遍人們所避諱的東西,卻在法國埃菲爾鐵塔附近一家美術館開起了展覽,並且大放異彩。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Musée du Quai Branly不僅是法國四大國家博物館之一,更是歐洲最大的非歐洲藝術博物館。

這場別開生面的展覽,還被巴黎藝文指南,評選為“當季巴黎十大必看展覽之一”。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製作精良、栩栩如生的人物,呈現在國際的舞台之上。

惹得老外驚呼:“就算人已經去世,還會為他準備這麼漂亮的東西,台灣人對待死亡的想法,真是太浪漫了。”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太浪漫了...”看到這樣的評論之後,我們才驚然的發現,原來被我們忽略和避諱的紙紮,其實它蘊含著的,是我們對親人的思念和愛啊。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有人說: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

第一次是心跳停止,呼吸消失,是生物學上的死亡;

第二次是葬禮,從此在社會關係網裡悄然離去;

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後一個記得你的人把你忘掉,整個宇宙都將和你無關,是真正的死亡。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紙紮像是送往天堂的一封信,連接著天堂和人間,寄去不捨與思念。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這場展覽,是新興糊紙店的張徐沛和他的子女們辦起來的,然而等待這樣一次展覽的機會,是張家四代人不放棄的結果。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以前紙紮生意好,十幾個師傅每天都馬不停蹄的製作,在慶典、祭祀,甚至是喜事上都能見到紙紮的身影。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張徐沛十幾歲便跟著長輩學習紙紮技術,光劈竹條就劈了三年,老一輩兒的祖父,在90歲的高齡,都還在堅持做紙紮。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手藝因為整個時代對紙紮的避諱,而逐漸沒落,張徐沛面對一個月能有一兩單就不錯的生意,為了養家去做起了保安。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一個這樣的“靈厝”,需要一家人合作三個多月才可以完成,這其中誰說不是飽含著手藝人的純粹呢。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到了張徐沛兒子這一代,小時候儘管百般不願意跟著父親學習這門技藝,但也在耳濡目染的情況下,對傳統有著極大的興趣。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面對父親想要閉店的想法,張徐展開始思考:傳統,到底是什麼?

傳統,或許該是傳承,而不是在歷史的長河中,漸漸消失。

“糊紙文化不該只被視為民俗,跳脫祭品的含義,它是工藝,是我們數千年文化的傳承”。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於是和姐姐張宛瑩一起,鼓動父母合創“新興糊紙文化”,用創新的方式,改變人們對紙紮的印象。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終於在2016年,他們接到了巴黎設計週的邀請,三年後再次登入法國國家級博物館,被全世界的人們收藏。

即將消失的紙紮,活了過來。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紙紮,似乎創造了另一個平行的世界,我們的親人好像一直沒有離開,只是去到了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那個世界裡

有天堂茶館

有陽光、有餐食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那個世界裡

有著人間有的一切美食

無論是櫃檯的小茶壺

還是餐櫃上的籠屜

如果不細看

誰會相信這是紙紮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看似簡單的糕點

要做的如此栩栩如生

可是件不簡單的事情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電腦、平板、耳機

手機、相機....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在紙紮手藝人那裡

也不成問題

豪車和飛機

紙紮也能完成

不仔細看

還以為是機器做的模型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我們避諱不碰的東西

卻在西方世界成了寶藏

如若我們再不正視它

或許有一天

真的會在我們這裡消失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這些曇花一現的紙紮

在燃燒的同時

是對離開的人不捨與思念

更是讓他走的安心

未來的日子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中國人燒給死人的紙紮,登上巴黎設計週,還被法國的博物館收藏。

一定會好好生活

死亡,這個話題

雖帶著沉重

但這就是生命啊

有新生,便有消亡

如果我們坦然的面對

或許就能接受紙紮這麼藝術了吧

您可能會感興趣的文章: